精灵之叶

精灵之叶

精灵之叶作者:河南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写于2016.8.17精灵开在灵魂的那朵花如花,如魔法在七彩的天空,画着画在风的裙子里,摇曳着星星的梦话如虹,如童话在月光的乳汁里,抚摸着瞳孔的长发在树枝上,荡漾着绿鸟的欢唱精灵的画,画在驱逐暗色的魔鬼黑布上一个个精灵,从字的弦符上,拉着光把绿的生命,放在今夜的舞会浓妆发光的叶子,从种子出发,在天空的那道光突破风霜囚禁,把雪花结晶成生命之花精灵的叶子,从岁月皱了,又黄了的那个神话一个木屋老人的白发风浊去了的画,把藏起的故事拉长书本上的笔画,逃去了纸张日日夜夜演化,孵化出精灵的叶子叶子上,开满了瞳孔智慧的瞳孔,隐退了暗色的魔法,打开了心灵的窗瞳孔的味道,脱离了海妖的奴枷天河里开始生长起灵性的苹果玄月上的寒光,秋千起星光的回荡沉寂的沙漠,生命精灵采摘甘露如花如花,如画撞碎失落灵魂的魔法舒展叶子岁月的梦话。

我有一幅眼镜,一幅花掉眼的眼镜,很重、很重。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三月早春的田野的微花、小绿,在太阳底下,编译出了物性的记忆,它们转身在冰霜的寒处,记忆的花,开了,很微、很微的笑;很淡、很淡的香,如万颗天际的星,它们在浩瀚的星际中,走在万年的记忆的轨道上的闪;闪中,记忆着宇宙深处的记忆,记忆的梦中,散发出的缕缕的飘香。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3.6

村子里,荒草堆长高了,长高处的黑影淹埋了亮光。可悲泣的,倒不是荒草的放纵种植者,而是荒草埋里的,那几株紫宝石的微花,很是悲哀,悲哀得如紫光中掉下的紫色宝石眼泪。

它是我的亲,是我的亲的伴。我坐进它的透明镜片,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透明的世界里的所有的灵魂棱片——–闪、闪。每一个棱角的尖处,都结着一个魔法的叶片,青的、紫的、橙的、粉的、红的、黄的,如一个个魔灵的彩翅,在太阳的灵光圣殿里,拉着琴弦,飘逸着清风,对吟着明月星波,向我走来,向我的梦幻的梦中走来。

我于是化作一幅眼镜的复眼,挤压着时光的河畔,看到了一船岁月的风帆。我很沉、很沉地,挂成了帆的铺开的布面,上面结着风的重量,还有打旋的水流,浮在帆上;我很沉、很沉地,化身成了一个苍老的老人,头发压扁出了青春年岁的苍白,如一朵白云,飘进了翻滚的河流的喘息里,在悲哀、悲哀;悲哀的泣声,飘在水波礁石激起的浪花里,碎了、碎了。

我的眼镜,变厚了,我的眼睛,变亮了,在这个早春的星夜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忽然想起来,天空的星,它们在暗色的夜空,闪着的明星的光,那是不是寒处,坠落到人间的灵魂的晶光?如若不是,那该是突破宇宙暗处的勇气,落下的天际的泪光罢!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