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布拉多带着俩小奶狗从家里偷跑出来,男子得知真相后,心里很酸

图片 3

拉布拉多带着俩小奶狗从家里偷跑出来,男子得知真相后,心里很酸

男子很喜欢狗狗,他养了一只拉布拉多,拉布拉多最近怀孕了,并且生了一窝小奶狗,男子实在养不起,于是,就把它的宝宝送人了。拉布拉多虽然不愿意,但是,还是比较理解男子。

  第二天早晨,一个睡眼惺忪、头发蓬乱的小人穿着蓝条睡衣、光着双脚到厨房里去找妈妈。布赛、碧丹已经上学了,爸爸也到办公室去了,但是小家伙每天要晚一点儿才上学,这不错,因为他很愿意早晨单独和妈妈呆一会儿。尽管他是已经上学的大孩子,但是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他还是喜欢坐在妈妈的腿上。这时候说一说话是很好的,如果有时间,妈妈和小家伙还经常互相给对方唱歌和讲故事听。
 

图片 1

  妈妈坐在餐桌旁,读报纸、喝咖啡,小家伙不声不响地趴在妈妈怀里,妈妈静静地搂着他,直到他完全醒来。
 

这天,男子带着陌生人来了,拉布拉多一看,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因为,在它心里,只要家里来陌生人了,就会把它的孩子们送走,想到这里,拉布拉多就要带着它的两个小宝宝走,可是,这两个小家伙居然不理解母亲的用心,依然玩的很开心,不愿意跟妈妈一起走。

  昨天晚上散步时间比原来长了一点儿,妈妈和爸爸回家的时候,他早已经在床上睡着了。他踢了被子,当妈妈要给他把被子盖好时,她发现,被子上有两个洞,而且很脏,有谁在上面用黑粉笔画过。妈妈想,小家伙这么早就睡了一点儿也不奇怪,但是此时罪魁祸首就在自己膝盖上,她想不说清楚可不能放掉他。
 

图片 2

  “你听着小家伙,”她说,“我很想知道是谁把你被套弄了两个洞,别再说是屋顶上的卡尔松!”
 

拉布拉多哄了一会儿,实在没办法了,就把它俩装进了口袋里,偷偷地溜出了家门,一边走路,一边给这两个小家伙唱歌,这两个小家伙虽然有点不太高兴,但是,已经被妈妈带出来了,没办法,它们不再挣扎了,任由妈妈带着它们。

  小家伙一言不发,可脑子使劲在转。本来是屋顶上的卡尔松弄的,但是不能说。在这种情况下最好保持沉默,连小偷的事也不能说,说了妈妈也不会相信。
 

图片 3

  “怎么啦?”当她得不到回答时说。
 

路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快笑喷了,因为,看到过很多狗妈妈领着孩子出来玩的,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狗妈妈带着孩子们出来玩。后来,男子得知真相后,心里酸酸的,心想,把这两只小狗狗留下吧,再也不把它们卖掉了。

  “你怎么不去问问古尼拉呢?”小家伙狡猾地说。古尼拉可以告诉妈妈事情的来龙去脉。妈妈一定会相信她说的话。
 

  “啊呀,是古尼拉把被套剪坏了,”妈妈想。她认为小家伙是个好孩子,不愿意背后说别人坏话,而是让古尼拉自己说。妈妈拥抱了一下小家伙。她决定现在不再追问此事,当她找到古尼拉时一定要跟她理论一番。
 

  “你特别喜欢古尼拉,对吗?”妈妈说。
 

  “对,完全正确……”小家伙说。
 

  妈妈又去翻她的报纸,小家伙静静地坐在她的腿上想事。他到底喜欢谁呢?首先是妈妈……还有爸爸。布赛和碧丹他有时候也喜欢,对,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喜欢他们……特别是布赛……但有时候他生他们的气,就不喜欢了!屋顶上的卡尔松他喜欢。古尼拉他喜欢……完全正确。他长大了可能要跟她结婚,因为不管愿意不愿意,人总是得有妻子。尽管他更愿意跟妈妈结婚……不过可能不行。
 

  他想呀想呀,突然想到有一件事使他不安起来。
 

  “听我说,妈妈,如果布赛老死了,我一定要和他的妻子结婚吗?”
 

  妈妈笑得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杯。
 

  “我的天啊,你怎么会想这种事?”她说。
 

  听口气妈妈可能觉得他问得可笑,所以他担心再说蠢话,不想再说下去,但是妈妈抓住不放。
 

  “你怎么会想这种事?”
 

  “布赛把他的旧自行车已经给我了,”小家伙不情愿地说。“还有他像我这么大时穿的旧冰鞋、旧滑雪板……旧睡衣、旧运动鞋和一切东西。”
 

  “但是我想,他的旧妻子你就免了吧,”妈妈说。真运气,她没有笑话他。
 

  “那我可以和你结婚了吧?”小家伙建议说。
 

  “我不知道怎么个结法,”妈妈说。“我已经和你爸爸结婚了。”
 

  对,这是真的……
 

  “多么不走运,我和爸爸爱上了同一个人。”小家伙沮丧地说。
 

  但是这时候妈妈忍不住笑了,她说:“不,你知道吗,我觉得这确实不错。”
 

  “你这样认为?好吧,”小家伙说。“那我就要古尼拉吧,”他补充说。“因为总得有一个。”
 

  他继续思索着,他觉得总跟古尼拉住在一起不是特别有意思。她有时候很烦人。此外他愿意跟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住在一起。妻子不是他特别想要的。
 

  “我更愿意要的是一只狗而不是妻子,”他说,“妈妈,难道不能有一只狗吗?”
 

  妈妈长叹一声。小家伙又开始吵着要讨厌的狗!这件事与屋顶上的卡尔松同样让人烦恼。
 

  “知道吗,小家伙,我觉得你现在必须去穿衣服,”妈妈说。“不然你上学要迟到了。”
 

  “老一套,”小家伙恶狠狠地说。“我一说到狗,你就打岔说学校!”
 

  不过今天去学校,还是很有意思的,因为他有很多话要跟克里斯特和古尼拉讲。像往常一样,他们放学后一起回来,小家伙认为,古尼拉和克里斯特认识了屋顶上的卡尔松以后比过去更有意思了。
 

  “我觉得他特别有意思,”古尼拉说。“你相信他今天还来吗?”
 

  “我不知道,”小家伙说。“他只是说他大概会来,什么时候说不定。”
 

  “我希望他今天大概能来,”克里斯特说。“古尼拉和我想跟你回家,我们能去吗?”
 

  “我当然愿意。”小家伙说。
 

  还有一位也想跟着。正当孩子们要横过马路的时候,一只黑色卷毛狮子狗朝小家伙跑来。它用鼻子闻小家伙的膝盖,小声叫了叫,好像说要与他结伴。
 

  “看呀,一只多么可爱的小狗,”小家伙极为高兴地说。“看呀,它怕路上的汽车,所以想跟我一起穿过马路!”
 

  小家伙很高兴带它过马路,过多少马路都行。狮子狗可能也这样想,因为它过马路时紧贴着小家伙的腿走。
 

  “它多么可爱,”古尼拉说。“过来,小狗!”
 

  “不,它想挨着我,”小家伙说,并紧紧地抓住狗,“它喜欢我。”
 

  “它也喜欢我,是真的。”古尼拉说。
 

  这只小狮子狗似乎喜欢世界上所有的人,只要大家喜欢它。他太喜欢它了!他弯下身抚摸着它,逗它玩,对它小声说话:这一切只有一个意思,这只狮子狗是世界上最可爱、最可爱、最可爱的狗。狮子狗摇着尾巴,似乎在表示,它也这样认为。当孩子们拐到自己住的那条街时,它高兴地叫着,跑着跟过去。小家伙被一种非理智的想法驱使着。
 

  “它可能没有地方住,”他说。“它可能没有主人。”
 

  “不对,它肯定有主人。”克里斯特说。
 

  “住嘴,你,”小家伙气愤地说,“你知道什么!”
 

  有狗的克里斯特怎么能理解没有狗是什么滋味呢!
 

  “你过来,小狗,”小家伙逗着狗说,他越来越确信,这只狮子狗无处可住。
 

  “你要注意,别让它跟你回家。”克里斯特说。
 

  “啊,不过它可以跟我回家。”小家伙说。“我希望,它能跟我回家。”
 

  狮子狗跟着。它一直跟小家伙到家门口。然后小家伙把它抱在怀里,走上楼梯。
 

  “我要问问妈妈,能不能要这只小狗,”小家伙说。但是妈妈不在家。餐桌上放着一张纸条,说她在洗衣房里,如果小家伙有什么事可以到那里去找她。
 

  但是狮子狗箭似地跑进小家伙的房间,小家伙、古尼拉和克里斯特跟在后面。小家伙高兴得快疯了。
 

  “它肯定想住在我这里。”他说。
 

  恰好这时候屋顶上的卡尔松嗡嗡地从窗子飞了进来。
 

  “你们好,”他高声喊叫着。“它在地上趴过,你们给它洗过澡了吗?”
 

  “这狗不是约伐,请你看好,”小家伙说。“这是我的狗。”
 

  “不是他的。”克里斯特说。
 

  “你大概没有狗。”古尼拉说。
 

  “我,我在屋顶上有好几千只狗,”卡尔松说。“世界上最好的狗的饲养者

……”
 

  “我去你屋顶上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狗。”小家伙说。
 

  “它们都在外边飞呢,”卡尔松解释说。“我的狗是飞狗。”
 

  小家伙不愿意听卡尔松瞎说。一千只会飞的狗也抵不上这只狮子狗。
 

  “我不相信,这只狗会有主人。”他又说了一遍。
 

  古尼拉朝小狗弯下身来。
 

  “它的颈圈上写着阿尔贝里。”她说。
 

  “这回你总算明白了,谁拥有它。”克里斯特说。
 

  “阿尔贝里可能已经死了。”小家伙说。
 

  不管阿尔贝里是谁,小家伙都讨厌他,但是他想起了某种好事。
 

  “可能这只狗叫阿尔贝里。”他一边说一边用企求的目光看着克里斯特和古尼拉。他们幸灾乐祸地笑着。
 

  “我有很多只狗叫阿尔贝里,”卡尔松说。“你好,阿尔贝里!”
 

  狮子狗朝卡尔松跳了跳,高兴地叫了起来。
 

  “你们看,”小家伙高声说道。“它知道自己叫阿尔贝里。过来,小阿尔贝里!”
 

  古尼拉抓住狮子狗。
 

  “它的颈圈上还写着电话号码。”她不管不顾地说。
 

  “狗还有自己的电话号码,”卡尔松说。“告诉它,给家里的女主人打电话,说它跑丢了。我的狗跑丢了的时候,都是自己打电话。”
 

  他用自己的小胖手抚摸着狮子狗。
 

  “我有一只狗也叫阿尔贝里,它前天跑丢了,”卡尔松说。“这时候它想打电话告诉家里人,但是它颈圈上电话号码出了点问题,把电话打到国王岛上的老少校夫人那里去了,她一听电话里是只狗,就说:‘电话号码错了’。‘错了您怎么还接呢?’阿尔贝里说,因为它是一只非常聪明的狗。”
 

  小家伙不愿意听卡尔松神侃,此时此刻除了那只小狮子狗以外,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当卡尔松说他想找点儿乐子的时候,小家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这时候卡尔松撅起了大嘴说:“如果你说来说去就是这只狗的话,我就不玩了。应该找点儿有意思的事情做。”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