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井

枯井

13、枯井 —-悼念枯井吞噬的生命 河南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6.11.16
一棵树,青绿的树 分割掉“树”的,右边心房—“对” 对号坐在问号,问是非
是错?是非?是过? 一条哭泣的河 竖起,插进佛的尘界—“土”
变成一口呐喊的“井” 静静地,听着 一条没有心房的木头 坐在燃尽的木灰旁
是问佛的超渡,是如火的过错? 一个绿的生命等号
等号竖起,放进深土里的等号—“井” 一口井,坐着绿的哭泣
口干后,没有一滴舔食绿的呼吸 是佛在尘界,最后一声叹息! 罪过、罪过、罪过
蛇一样的暗口 黑色口边,涂着绿的荒草 是伪装的谎言?是化妆的恶魔?
蛇腹中, 那双望着,最后的一片云 飘过、飘过 散失了、散失了
一双瞳孔的蓝天,那个哭干的望天。

我不想再听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人类的喧嚣

像一口枯井不愿睡下

不睡就没有水来

不剥开身体,便拿不到灵魂

一个菩萨向我打听

菩萨在哪儿

我指向一株细细的麦子

厚云中,佛的怒容是雷

然而更近了,是平易近人的笑

佛的笑只让善良的人听见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