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磨砂,窗

房间,磨砂,窗

有很多要触摸的 结果没了头绪 阿莫尔设下的 不明不白便于铺开的场景
小巷幽深迷漫着稻草的旧味道 我相信里面住着穿旗袍的女子 随流星一起来踱步
这是我等候的方式 委婉的露水不肯告诉我 昨夜被风铃隐匿的呻吟 我手中的雏菊
矜持到清晨里枯萎 在走出巷子的当口 背后是一片虚无 零落的花瓣被风吹走
滴血的心缠绕着一抹颜色腥红的香 颜色腥红 屠夫手中的刀 在早市上乒乓作响
完整的十二月 支离破碎

世界上本身没有房子和墙,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们已经无处不在。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用手放在磨砂的窗户之上,在这属于我的房子里。轻轻用五指指尖划过,起伏不大,但真实的触感,坠落在我的情感中,剩余的感觉在心口激荡。

如果它不曾被摩擦,是否我的手就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看到的也只是窗外的世界,就好像它不曾存在过。

是说窗外的世界精彩绝伦吗。

但是无论如何,我不出门,就体会不到。

在自己的房间,墙上粉刷自己的颜色,屋外的人看不到,赏自己的心,悦自己的目,身上慢慢的,会溅上自己的颜色

屋子的门开着,角度刚刚是别人能窥视的。

屋内的阴影变化,缤纷色彩,都一览无余。

门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的手会扒在门上,探出头来观察呢?

地上的一桶桶的五彩颜料,刷子各式各样,没有经验的人们,凭感觉,本能的画着,让自己高兴。

涂抹过后,一段空虚,打开门,走廊上或许有人,或许没人,镶在墙上的一扇扇门,有开有闭,不走进去你不会知道别人的涂鸦会有多精彩。

他们手中的型号不同的刷子也沾染着一些不同的,你只能模糊的叫出他们名字的颜色。不过,你要知道你越在墙上涂抹颜色,各式各样的颜色,相交汇出的,有会产生新的颜色,随着你手中一涂一抹之间,会迸发出新的色彩的世界。

涂鸦之类,或精美,或随性,或狂野,或抽象,或唯美,在陌生人中,你会发现,或许你们的房子都是不同的。有可能他们天生个子高,在天花板粉刷出自己的富有规律的星空,整齐的排列在他自己的房间。

星空,这种神秘而又美妙闪亮的存在,人类从好久以前就开始羡慕,谁不是想拥有一片自己的星空?你,我都不例外。

那又如何呢?你看着那遥不可及的天花板,脸上不屑与憎恨刻画的那么鲜明,殊不知是羡慕在作祟,你会感到不甘心。端起地上的颜料,也可以说是心中的颜料,不然它是从何而来的呢。向天花板上泼洒,一片不知所云。有些人告诉自己,大部分是欺骗自己对自己说”看啦,这样独一无二的星空,是我想要的。”有些人看到与期望截然相反的颜色,郁郁寡欢,任凭手中可以掌握自己的房子颜色的画笔掉地,被污染的地板,就随刷子上的颜料自然而然的铺开干涸,失去灵性。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