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山: 天涯海角五指山

中国名山: 天涯海角五指山

“海角无穷碧,琼崖尽是春”,江主席的题辞确是海南岛的写照。四处碧绿如春,和风暖拂宜人,不经意飘来浓浓的椰香,远远的听见几声潮涌,於是心也醉了,神也游离天外。天蓝云白,蓝的澄澈明净,白的纤尘不染;天空高而远,用沈从文的话来说“感动得人直想下跪”。

  “海外风光别一家,四时杨柳四时花。寒来暑往无人会,只看桃符记年华。”这首明诗,写的是海南岛长夏无冬的风光。几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传诵。

这是一片未被“人类文明”污染过的土地,自然以其原有的纯朴和美丽赤裸裸地呈现在人们面前。一切都显得随意与不羁,连河流也不再规规矩矩的朝一个方向流动,而是从岛子中央出发,向四周呈辐射状散开,奔流入海。黎族原住民隐居深山,与鸟兽为友,男耕女织,逍遥自在。

  1988年4月,海南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版图上第31个省,以后又确定为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海南这个山高海阔、物产丰富的热带宝岛,成为世人所注目的地方。

海南岛上也有苗族,他们会使用蛊术。这种本领我在金庸小说里领教过,并没当真,但导游给我们讲的故事证实了蛊术的真实性。一位资深导游倚仗自己熟识地貌,孤身去山里察看地形,深入苗寨。苗人要他离开,他不听,反而进了人家的菜园。勘察结束,回家后并无异常。三天后,他浑身开始起红点,发痒肿胀,被送到医院,可是医生也束手无策。就在这个人将死之时,有人看出来是蛊术,建议请苗人医治。於是大家拜访苗寨首领,请他帮忙。首领看后说,我知道如何医治,但不能出手,因为这不是我种的毒。苗家的规矩,我不能破。人们千求万恳,施毒的人终於露面,说明原委,并开了药方,这个人方才死里逃生。这个带有传奇色彩的真实故事给苗人添了几分神秘,也让我更添了几分崇敬。现代科学再发达,也还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蛊是毒虫,自然的馈赠。

  海南岛上峰峦起伏,以山地为主,狭长的平原镶嵌于海边。若在飞机上俯瞰,整个岛的地形如同一把撑开的雨伞,巍巍的五指山是伞尖,周围的山地逐级下降,山谷之间的万泉河、南渡江、昌化江如同伞骨向四处奔流。五指山的余脉一直延伸到海南岛的南部,以至沿海一带巨岩林立,海礁嵯峨,形成了天涯海角的胜境。

人类曾经狂妄的呐喊要征服自然,却连区区小虫子也征服不了。自然,不是用来征服,而是用来享受,而且还要带着千分敬畏,万般小心。海南也是一片美丽神圣的自然的热土,人们实不该过多的打扰这里的生灵,不该侵占他们的领地。远远的欣赏,默默的景仰,然后各走各的路。

  五指山是海南岛的象征。主峰有五个并列的山头,分别称头指、二指、三指、四指和五指,势如“嵌空巨灵手”。传说远古洪荒时代,海南岛上普降大雨,成为一片泽国。有个勇敢的猎人,伸出巨掌擎住天穹,让洪水顺指缝下泄,从此他就化作了这座大山。又传说海南岛上有五个兄弟,一直靠刀耕火种。生活很贫穷。一天在梦中得仙人指点,在枪下掘得一把宝锄和一柄宝剑,锋利无比,从此开出了一片片荒地,得到了好收成。这事被海贼所知,纠集了众多歹徒前来抢宝。五兄弟为了保护宝锄和宝剑,被歹徒杀害。岛上的鸟兽衔泥垒土,堆起了五指山,把这五弟兄埋葬在山中。其实,五指山是在约7000万年前的地壳运动中,由大量岩浆的喷涌而形成的。由于这里高温多雨,流水不断切割山体:天长日久,使得山峰变为锯齿状,形加五指。

在海南岛的最南端,被认为是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地方,有两块题着字的巨石:一块“天涯”,雍正御笔;一块“海角”,文人题写。一大一小,相距不远,矗立在金色的沙滩上,面向一望无际的大海。这便是“天涯海角”了。

  五指山区历来是黎族人民祖祖辈辈居住的地区。据山区中发掘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的一些石器来看,至少在3000多年前黎族先民就从大陆横越琼州海峡,开拓着这个宝岛。因此来到五指山,不仅可以欣赏热带山林风光,还可以体察黎族风情。山间的小城通什市,满山遍野的椰子树、大榕树、槟榔树,绿荫浓密,满目葱翠,犹如一座翡翠城,通什是黎族聚居的地方,城内和城外山中的村寨中,到处可以见到身穿艳丽民族眼饰装的黎族妇女,她们头上扎着头巾,上穿对襟无扣的上衣,下套无褶无缝的筒裙,显得婀娜多姿。黎族妇女善织布,元代上海一名妇女黄道婆来到海南岛久居30年,将黎族的织布技术带回家乡,大大发展了江南的织造业。黎族妇女还喜戴耳环、项环、腕环和脚环。黎族不分男女老少,都能歌善舞。每逢农历三月初三是黎族的传统节日,家家户户拿出久藏的山栏酒,带上竹筒饭,到村外旷野上燃起簧火聚会,跳起竹竿舞,青年男女互唱情歌、互赠信物……一直到深夜。槟榔是黎族人民最爱吃的食物,初嚼时有涩味,后来产生甜味,并有微醉之感,牙齿和嘴唇随之变红,两颊也发红。苏轼曾有“两颊红潮增妩媚,谁知侬是醉槟榔”的诗句。黎族人民好客,有客到来,总要以酒茶热情款待,并献上槟榔,宾主细细咀嚼。

来到了这举世闻名的胜景,怎能不留影作个纪念?人人都这样想,於是分外拥挤,你未唱罢我就登场。我慌乱的站在巨石前,还没调整好心情,梳理好笑容,这一刻已经定格在胶片上。我有些迷茫,有些失望:这,就是天之涯海之角么?如此热闹,如此喧嚣,这就是我心中的乐园与净土么?我也许来错了地方,或者来错了时间,所以一切都变了样。

  五指山峰峦插天,又处在海岛之上,水汽充足,云雾特别多。特别是早晚,半山腰以上白云茫茫,以下则满眼翠绿,宛如两个世界。五指山是一处尚未开发的旅游胜地,充满了原始热带风光。人们须在浓密的丛林中沿猎手们踏出的崎岖小路登山。从五指山西麓的水满村起登山,大约要经5小时艰苦的攀登,方能到达五指山之巅——二指,此处海拔1367米,比东岳泰山高出300多米。二指峰顶像鲤鱼背,宽仅1米,长达20多米,两侧石壁直如屏风,令人惊心动魄。头指比二指低五、六百米,但也屹立如柱,在头指和二指之间,有一座圆形巨石构成了“天桥”,可沿“天桥”小心地攀援上头指。三指、四指和五指连接在一起。传说三指原比二指高,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白兔仙姑受天宫娘娘之命来此采灵芝,却被五指山神用弓箭射死。天宫娘娘大怒,派雷公电母将三指炸去一截,从此三指比二指矮,山上也不长灵芝了。

我心中的海角天涯应该是苍茫中的美丽,苦涩中的浪漫,神秘中的幻想,以及落寞中的宁静。那些耳熟能详的誓言和歌词,曾让我天真的幻想,在天之涯海之角筑爱巢一间,饮海风品椰香,如今都被击得粉碎。这竟然是个熙熙攘攘的闹市,人们摇着彩色旗子,呼朋引伴,按着照相机快门,忙得不亦乐乎。皇帝、文人何必那么多事?当你们的墨迹印在巨石里,这里的一切就都变成了一场闹剧,充满了失望和残酷的真实。而我,要到哪里去寻找心中的天涯海角?

  五指山上没有自然保护区,以保护珍贵的孔雀雉、长臂猿等动物和原始的热带森林。在热带森林中,到处奇树异木。密不通行,层层相叠的树冠使林下几乎不见阳光。不少藤本植物缠绕着巨大的树干,许多蕨类植物附生在树干或石缝之间。一些巨大乔木的根部向四周长出一些板状的侧根,高出地面数米,好像直立的屏风。林间的花草鲜艳无比,其中有许多极为宝贵的药用植物,如灵芝、巴戟、八角、粗榧等,真是一个绿色的宝库。

三亚的潜水是整个行程中最奇妙也最另人心跳的时刻。在我终於全副武装(潜水衣、潜水镜、氧气瓶),随教练下潜入深绿的海面的刹那,我的世界就完全被海洋征服了。这是一个与地面世界绝对不同的空间。寂静,除了自己的呼吸之外,我听不见一点声音。这种空灵似的音响,不正是那些借打坐静心者孜孜以求的天上人间?不正是那些吸毒者苦苦追寻的超然飘然?

  五指山一直绵延至海南岛最南端的海边。位于海南岛之南的三亚市,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这座祖国最南的小城现在已成为海南省重点开发的旅游城。我国历代封建王朝都曾将一些与皇帝政见不合的文人官宦发配流放到这“天涯海角”的偏远之处,然而今天的三亚却以其独特的热带山海风光迎来了国内外的游客,到处充满了欢声笑语。因此现在流传着“到海南而不到三亚,等于枉跑一趟”之说。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