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纪

忆·纪

那时我们年纪小,烦恼忧愁不知道。荡着秋千大声笑,啃着玉米满树林跑;那时我们年纪小,天空很蓝白云妙。趴在屋顶抬头望,天上白云似龙跑;那时我们年纪小,夏有碧水冬有雪。记得谁家满屋水,屋里有你有我笑声围;那时我们年纪小,蝴蝶,蜻蜓,小知了。拿着竹竿不归家,直到晚霞映西天;那时我们年纪小风扇,雪糕,冰汽水。烈阳下面晒棉衣,夜晚抬头数星星;那时我们年纪小,调皮,天真,痴痴笑。追着蜜蜂满花园跑,赤着双脚捉泥鳅……那年的时光已远去,那年的记忆也所剩无几。现在也不过偶尔想起,想起童年的小日子用以纪念淡忘的生活,用以追忆年少的自己。

  男人和女人的吵架声越来越响,星星的耳朵里像有一阵风裹了一团蜜蜂。嗡!嗡!嗡!他把刚刚组装的积木玩具撕拆得七零八碎,捂着耳朵,悄无声息地走出家门。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男人和女人没有发现他们5岁的儿子出了门,下了楼,走上了大街。女人指手画脚间把唾沫喷到了男人脸上。男人瞪起牛眼,扬起粗短的手掌搧过去。啪!女人眼前飞满奇形怪状的黑点,热辣辣的东西从鼻子里慢慢爬出来。她很快回过神,叉开十指,旋风般扑向男人。

  星星走在大街上,看见路旁的树上有几只麻雀,他仰了头,看麻雀在枝叶间跳舞。灰褐色的身影灵巧地上蹿下跳,不时喳喳地叫着。这时,星星看见蔚蓝的天空飞过一架飞机,银色的机身在阳光里发亮。飞机越飞越远,最后消失不见。星星的脖子又酸又痛,感觉脑袋要和身体分开了。

  一个穿着黑短裙的女人走过,星星望着她夸张扭动的屁股,感觉好笑。那两团黑布下的屁股,圆鼓鼓的,一跳,又一跳,像两只装在黑布袋里的松鼠,吱吱叫着,左冲右撞。一团麻雀屎无声无息地落下来,正落到一只松鼠的背上。黑布上的白色鸟屎很刺眼,但黑布袋里面的松鼠不知道,依然有力地跳来跳去。星星的胸口忽然充满气,越涨越大,星星难受得直晃脑袋,气在他肚子里转了转,开始寻找出口。哈哈哈哈——星星张大嘴巴,气喷薄而出。很多路人,包括那个女人,奇怪地看着星星。气从星星口里逃逸干净后,星星看到很多人的眼睛像手电筒的光柱一样照过来,心里有些紧张,就向前走去。天上飘起了几朵白云,星星没有看到。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