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坐在山顶

一个人坐在山顶

一个人坐在山顶 天风带着远远地清响 吹着目光前去 与 模糊的人影碰触
怕惊扰了行人的专注和时光 洗衣妇的趣戏 天风带着欢乐的松针 拨动着目光前去
与 生生不息的绿叶交融 怕搅乱了林子的氛围和节奏 小鸟的无忧和自娱自乐
天风带着青草的气息 引逗我的目光前去 与 翩翩起舞的落叶畅谈
怕破坏了叶子和自己的心情 乱了舞与静的情怀 时间是属于眼前的世界的
空间仿佛是属于自己的 山和草也应该是属于此刻的我的
一个荷锄的老农慢慢走上山来 笑着责备我坐坏了他的山草 1992.2.28 军波

电话铃响起的时候明镜刚脱掉半裙,想着这个点儿应该是明台或曼丽打来的,急匆匆跑出浴室去接电话。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喂,明台啊,姐姐挺好的,你姐夫今天回来啦,也没提前同我讲一声,要不就叫你们过来一起过周末了……你要跟他说话啊,好的呀你等一下……”

她猫一样光着脚踩过客厅的地板,把电话塞到沙发里的王天风耳朵边:“明台电话!”

王天风起身接过去,明镜靠在他身边坐下来,眼光拂着他面孔听着话筒里的声音。

脱去其他衣服的她身上除了内衣裤只剩一件白衬衫,瘦长的双腿白玉似地横在他眼前,王天风就有点走神,耳边也不确定听到什么了。

明镜感觉到他目光的游移,面色红了红,起身走回到浴室。

王天风三言两语就挂掉了电话,尾随她脚步悄悄打开浴室关住的门,溜到她身后。

明镜正解着衬衫纽扣,身子就被一双带着老茧的手轻轻环住。耳边传来的呼吸一点点撩动她的心跳。

“要不咱一起洗?”

一记粉拳砸过来:“不害臊!”

王天风捉住她的手,亲吻轻柔地落在她细长葱白的手指上,落到她散发着淡淡明家香的颈窝里、锁骨上,在一路落下去之前,被她微微颤抖着止住了。

咬着嘴唇的明镜轻声说:“别在这儿。”

她殷红的眼色激起他下腹痉挛般的温热,王天风一把将她抱起,走出了浴室。

去卧室当然是太远了。王天风把她放在客厅的沙发上,摸索着褪下她的内裤,剥开她的衬衫,呼吸渐渐粗重起来。久未亲热,她的身子异常敏感,此刻软在他怀中,任由他有些笨拙地解开她身上仅剩的衣物。一个,两个,三个,王天风喘着气,心想女人的内衣为什么要有这么多扣子。终于除掉了最后一件,他埋头吻向她胸前,明镜倒吸一口气,眼前一阵眩晕。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