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跳3日徒步~~

虎跳3日徒步~~

玉龙雪山

我们一路步行,大约17:00左右山路终于结束,一条崭新的公路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的速度也因此加快了许多。我们于19:00多到达新村。原本的计划是步行到老渡口坐船渡金沙江至大具,然后第二天在大具乘坐班车回丽江。但我们路过新村的一家客站是被告知去大具的轮渡已经没了,于是我们只好决定当晚住在新村。晚上和Jeff及其女友好好吃了一顿,喝了一点酒,再加上2天来的高强度徒步,只觉得头昏昏的,回房间倒下就睡着了。。。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小面的开了大约1个多小时就到达了虎跳峡景区。中间我们驶过了一座横跨金沙江的大桥,师傅告诉我们金沙江是丽江和中甸的分隔线,驶过这座桥就到中甸的地界了。过了金沙江之后,沿路的风景开始好起来,碧绿的金沙江配上映衬着蓝天的玉龙雪山让很少见到雪山的我们激动不已。师傅在我们的一致要求下在江边停车,6位游客端着相机争先恐后地下车对着金沙江和雪山一阵扫射。。。在快到景区售票处的时候,师傅让我们6个人分成了2拨,3个女士被拉到另一辆小面的上。我们正在奇怪,师傅就要我们在路过售票处的时候平躺在座位上,原来把3个人拉到另一辆车是这个原因。。。小面的地车窗全部是防窥玻璃,从外面完全看不见里面,我们躺在座位上平平稳稳地逃票进入了虎跳峡。师傅还给了我们每人一张废票以防查票,真professional啊。。。现在的时间是中午12:00,我们正式开始徒步。

虎跳峡

幸运的是,我们堵车的地方可以清楚地看见远处的雪山,应该是玉龙雪山吧。在无事可做的情况下,很多游客都端着相机对着远处的雪山狂拍打发时间。眼看车辆越积越多,可前面的车祸现场却久久不见问题能够解决的迹象,我们都已经做好了今天虎跳峡之行泡汤的准备。就在这时,我们班车上的售票员给我们提出了一个诱人得几乎使我们无法拒绝的建议:她帮我们6个游客(我和同伴,连同车上的另外4个游客)联系了虎跳峡那边当地人的一辆小面的,从虎跳峡那里开过来,我们只需步行走过那个发生车祸的地方,就直接坐上车去虎跳峡就行了。售票员还主动建议我们让这个当地人司机带我们逃票进去,价格是30元/人。想到门票要50元呢,我们还没拿到定做的学生证又不能半价,30块钱是挺合算的啊。双赢!

发表于 2005-01-06 16:48

我把激情弄丢了, : ( ——丽江行记续编
从丽江回来,写完了行程中遇见的几个纳西男子之后一直提不起劲来写剩下的行程部分,感觉好像不小心把写东西激情弄丢了。整完了七七八八的照片,看着我拍回来的近三百张良莠不齐的照片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些图片尚不能表达此行惊险与快乐。正好翻到胡适先生《白话文学史》中有关李白的那句诗——五岳寻山不畏远,突然想到我们在中虎跳午夜“巡山”的事情,不禁安慰自己,没有激情总比没有写出来好,于是尽管弄丢了激情,我还是决定记一笔流水帐。
娃娃走天下——午夜“巡”山不畏远
决定行走中虎跳是突发事件,由于走完明永冰川,我从网上挑来做伴的苏州妹妹Nicole在车上只剩下歪头睡觉的力气了,所以我决定陪她只是看一眼上虎跳就走人,没想到在第四天上的最后一刻,Nicole认为如果不去中虎跳此行基本等于泡汤,于是决定豁出去了,我当然很乐意地合伙陪她豁了出去——结果就是去中虎跳做了一趟锦衣夜行的巡山“小鬼”。
徒步中虎跳给我的感觉就像回到了家,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小时候周末做完作业,常常摸进山里去爬山,溪流清冽,其声如磬,鸟鸣婉转,山绿如蓝,爬山时啥事也不干,主要的任务就是发呆,可能自己的那点所谓“文艺青年”的呆劲就是那时培养的吧,一晃眼这些旧事都过去十多年了,可见“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这句话的分量(其实我一点都不如花,呵呵)。
虽然家乡的山不高、不险,与中虎跳的崇山峻岭比起来简直就是沙盘上的模型样板房,但当我走上中虎跳28道拐的“马路”(马走的路,好像还在哪里看见了一块“请不要走马路”的牌子)时,还是不可避免得想起了小时候,那感觉好像猛然在大街上见到自己阔别已久的分手情人,怦然心跳、又想避得远远的。
传说28道拐非常难走,接近下午5点我们几个人坐一辆小破面包车到达了28道拐的口子上,因为马力不够,开始车上的人由7人变成4个女孩加上阿桑,最后连我和钟这两个“外强中干”的女孩和阿桑都不得不下车推了一段(好羡慕ppmm的体重啊!)运了两趟,总算把我们全数送到了28道拐客栈门口,客栈老板的下巴差点掉下来,使劲说这个车能够开到那里真是奇迹。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眼睁睁看着那破面包在z字形的山路上溜坡的惊险万状,和一车的尖叫。
开始爬28道拐的时候我们被各种传闻吓怕了,常有牵马的当地人跟在身后,说“骑马吧!很难走的。”于是我们打听了一下当地人走28道拐要走多久,回答是“一个小时”,我心里小鼓乱打,本想丢人就丢人吧,好歹别把自己累着,可是同行的香港阿姨兴致大发,说道“我们自己走!”想想人家女儿都二十几了,我的体力至少该好些,于是我们几个女生在“狼先生”的“鼓励”下,走得飞快,结果当地人说要一个小时才能走完的28道拐我们花了45分钟完成。(“狼先生”小传:福州人,看见所有在路上走的东西,都会想象它们在锅子里的样子,且有孤身老男人的“黄”、“酸”、烦,和《围城》中的李梅亭有的一拼,用赵辛瑂的原话做比喻就是——“眼睛白多黑少,一脸淫邪之像”,所以我们几个女孩都唯恐避之不及)。总结是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传言不一定可信,马可以不骑。
让我觉得有趣的是中虎跳路上的山石是天然的广告板,常看见山石上用蓝色、黄色的油漆标注的路标及客栈的广告,英文居多,大多是“离xx客栈还有x分钟”等语,这是我等步行者的希望之源——至少知道这等穷山恶水之地还有人住。徒步向导阿桑介绍说我们脚下所行就是所谓“茶马古道”,以前吐蕃和南藩争地时,戍边的汉人作为少数民族中的极少数民族被迫迁居此处,因此此地居住的多为汉人,我们此去二十公里左右所住的tina‘s家的女主人姓田,故以tina为名,也有另一种说法是有好事者行至田家,大呼“天哪!此处还有人住”,tina因此而得名。
最难忘的是此行虎跳我们走的是夜路。天气出奇得好,月亮把山峡土路照得透亮,天色蓝黑,星星贼亮,四周的高山全都成了黑色剪影,深深浅浅,还看得见对面玉龙雪山山脉上的浅灰色云彩。走着走着突然想起了西游记,觉得自己挺象金角、银角大王的那个“巡山”小鬼,特别想从哪里跳出来吓Nicole,大喊一句“呔~~~”可惜夜黑路长,大家都心有戚戚,队伍始终没有散开,我始终没有找到恰当的机会实现我吓人的梦想,所以只好乖乖地做了一路的领头羊。
我们这八人“巡山小组”一路夜奔,羊肠小径蜿蜒不断(有时候干脆是“蚓道”),简直就是“此恨绵绵无绝期”,小道旁就是深峡激流,轰鸣不断,弄得我不由大发感慨“林冲夜奔真可怜!”
最可悲的是一行人中只有徒步向导阿桑丈量过步行中虎跳的实际距离,于是我们扳指计程基本是白算——走了一个钟头时还剩一半路,再走了两三个钟头后还是剩下一半路,到后来我们干脆就不敢问阿桑了。我们是下午快两点在桥头附近吃的炒饭,走到晚上八九点,炒饭早就变成了汗水流光了,平时我是最怕狗的人,但当夜凡是能听见狗叫的时候我总是觉得特亲切,老觉得吃饭的地方就要到了。我们每见到一处灯光就无一例外地问阿桑“tina’s有没有到啊?”阿桑总说“就在前面了”,这时候你才真正理解“过尽千帆皆不是”有多绝望!直走到晚上快10点,才看见红色的细灯光,阿桑告诉我们那是halfway,真走了一半路了,可暂作修整(据说有最美的半露天厕所,可惜我如厕时正值深更半夜,只看见深灰的雪山剪影,不过对厕所的门把手记忆犹新)。在halfway吃了面条和热饮,终于了解什么叫肚饥好食,我是一行人中最快吃完热面条的,连碗脚也没放过,乖乖!
halfway家的狗狗会记恨我的吧?
在halfway,我利用在市府投诉电话受理处呆了一年的口舌优势,把狼先生劝服了,最终他决定离开大部队,以换取第二日“玉龙日出的珍贵照片”,结果是我们取得了一夜的清净(其实我们也挺“恶行恶状”的,“狼先生”何其不幸与我们同行,居然被一群绵羊欺负)!离开了“狼先生”的后半程路,发生了许多更好玩的事情——先是阿桑决定赔钟步行走完下半程,收获是看见了巨大的流星和月光下白色圣洁的观音瀑布;然后是我们像《手机》中挤在奔驰里的小姑娘一样,五个人挤进了只有三人座的翻斗小货车去tina‘s家,而我的收获是司机师傅倒车的时候找不到排挡了——在我屁股下坐着;最后当然是在tina‘s家顺利会师,喝酒聊天。
我觉得那天晚上有点喝多了(tina‘s家的酒真是不错!),喝多了不免悲情,于是当人谈起了令人不快的往事,当时以为自己尚能情悲至泪流,毕竟未能与深爱的人眷属,然结果令人失望,发现自己对自己的惺惺惜惺惺竟是好事之举,悲情已然不悲,全部的失望已被时间填满,家里那个好男人成了我快乐生活的唯一来源,连鳄鱼的眼泪都没挤出一粒(所有结婚者同来一叹)!
在虎跳,没心没肝的我毫无“低头思故乡”之情,只好做“举头望明月”状唬唬人。当我深夜在春凳的一头坐着举头仰望时,才真正了解什么叫“满天星斗”,虎跳峡深夜的星星果然数以“斗”记,深夜无灯,峡谷黝黑,更显夜色纯粹可亲,月色撩人、星光明艳,沟壑内激流奔腾、其声如瀑。大约只有深居城市之人才能为此感动不已,我猜想旁边的“纳西哥哥”司机梁可能会觉得我辈可笑可悲吧。看着看着,我不禁叹道“今天走了一辈子的山路,看了一辈子的星星”。
当夜一帮人四点多散场,临睡前还个别听了“纳西哥哥”司机梁说的故事(详见《我美丽的丽江,我飞花逐水般的乡愁》的第三篇),隐隐有些难受,原来市侩小人遍地都是,不必刻意四处寻找世外桃源。虽然是小小的事情,可是那一刻倒有些忆起原男友,纳西哥哥司机梁的原话是那女孩“欺骗”他,我倒觉得那是“无奈”(忘了告诉纳西哥哥,关于“他和她”的故事我是最后听同学说的),我猜想也许是城市的浊气更让人成熟吧。
近八点起床,我成了最早起床的游客,本想去看看昨夜无缘一见的观音神瀑,后来走到半程,发现有可能和“狼先生”不期而遇,于是只好放弃。回到tina‘s家,正好赶上阿桑起床梳洗,叫上我到主人家火塘吃早饭(一路上第一份免费早餐),听田家老奶奶絮絮叨叨聊些家常,才知道halfway也是奶奶家的女儿开的,原来的老房子卖了,卖的时候全家人都哭了。奶奶还掰着手指和我们数了数原来老房子的院子里的九种物产,还说开tina’s的这个女儿等新房盖好就结婚了。那天早上是我最长见识的一个早晨,奶奶给我看了打酥油茶的大麻仔,说酥油茶的香味全靠大麻仔调,而且大麻仔是没有毒的,有毒的是大麻叶,有些老外专门来此地找大麻叶过瘾。我至今还怀念那天就着辣霉豆腐吃的烤馒头。
上午整装后一路下行,终于到达了中虎跳,一路上虽不及我们昨夜巡山那般有趣,但白天的“眼见为实”和昨夜的“跟着感觉走”确有完全不同的感觉。其实峡谷中可称之为“虎跳石”的石头在峡湾中各处都有,至于是从山上崩落的还是发大水冲至此处不得而知。总之江水宽阔而行至中虎跳时山峡突然变窄,千军万马只得独木桥一座通行,自然声势浩大。夹水而立的山峡如天界的门板微阖,山势有如硬钢笔头划出的线条般峻朗,不禁感叹国画中创造皴法来记录群山的仙人果然是神来之笔!此行中虎跳是我一生中从未经历过的旅行,不仅仅是因为徒步,还因为此行是我唯一一次如同电影般留下烙印的旅程。
各位看官,恕我手拙,不能将中虎跳的壮美描述清楚,但阿桑有云“虎跳峡,只有用你的脑子去想去记,靠照片是拍不出来的。”我想加一句“笔也未必能写尽”。也许只有亲自用脚丈量方能了解何为祖国河山壮丽如画,也许只有身处其中才能真正了解肉身何其渺小、个人的念想何其柔弱!

离开中虎跳,我们继续往前走,走了没多久到达了一线天,再次被告知收费10元/人。当地人还真不傻呢,收费的地方都是必经之路,想不给都不行。。。我们和Jeff及其女友一路走着。由于Jeff的健谈,我们很快知道了他是福建人,自己开物流公司,经济萧条了之后就把公司关了一个人出来玩。Jeff还是挺让人羡慕的,有钱又自由,不知道我40多岁的时候能混成他这个样子吗?Jeff的女友和我一样大,84年的,甘肃玉门人,大学毕业后在昆明工作,没多久就把工作辞了,跑到大理去当义工,养养小狗小猫,和来大理的游客们组织活动一起玩,在那里她碰到了也是来玩的Jeff,于是就两人一起出来了。。。呵呵,她应该也是个追求心灵自由的人吧。辞去工作当义工,这种事我可能会在心里向往一生,但估计永远都不会去做吧。。。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丽江

我们9:30左右从halfway出发,走了一段不算很累的路之后大约在11:30到达Tina’s。Tina’s也是虎跳徒步路线上一个很著名的驿站。从Tina’s后面的大桥走过去没多远就是天梯的入口,天梯收费10元/人,我们一边在心里骂当地人心黑一边乖乖掏钱,因为天梯是去中虎跳的必经之路。天梯的路有些险,有2处是垂直的峭壁,好在上面已经修好了梯子,爬下来就行了。一路上我们还看见了很多告示,上面写着天梯要收费的原因,主要说的是这条去中虎跳的路是他们家自己修的,所以要收钱。是真是假也无所谓了,反正就算不是他们家修的,他们还是天天堵在天梯的入口收钱,游客们谁会不给呢?

来之前我就从网上的攻略里得知乘坐大具-丽江的班车可以直接到达牦牛坪从而逃掉玉龙雪山的门票和进玉龙雪山就要收的80元古城维护费,所以我们从大具出发时我还是很兴奋的,不过后来我发现其实这个逃票路线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我们之后确实成功地逃掉了玉龙雪山的门票到达了牦牛坪,但是牦牛坪本身什么都没有,还是需要自己花钱坐索道上去才能看见玉龙雪山。我们的包车师傅很清楚这一路的情况,他带我们去了一个能看见玉龙雪山13峰的地方,但由于天气不好,根本没看见。之后师傅又把我们带到一个视野很好的观景台,我们清楚地看到了一大片玉龙雪山。我是觉得玉龙雪山这样看一眼真的就够了,毕竟不是梅里或者珠峰那一档次的雪山,更何况我们在徒步虎跳峡的3天时间里几乎看了一路的玉龙雪山。。。我们同样也路过了玉龙雪山里的另一个小景点白水台。司机说是可以帮我们逃票进去的,但我们4人已经都没什么兴趣了,白水台景色太一般了,只有旅行团会来这里吧。。。

Day1 桥头-halfway客栈

一早,心情大好的我们早早地出发,直奔丽江客运站而去。古城旁边的丽江客运站早上有直达虎跳峡的班车,8:30发车,票价24元/人。丽江到虎跳峡的路况极佳,完全是省级高速公路的水平。我们一路都在感叹丽江的旅游业发展的实在太好了。。。不幸的是,在路况如此完美的公路上,我们的车开到一半时居然遭遇了因前面一起车祸而导致的大规模堵车。两辆大货车撞在一起,将公路完全堵死,两边的车谁也过不去,于是就看到车辆越积越多,其中很多车上都是游客。。。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