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鸟人

图片 1

捕鸟人

这是在汉江水系拍摄的翠鸟照片,漂亮吧。

“这里。”他指着硕大老鹰的照片,那老鹰比双头怪鸟还要大一倍。

这个不是鸟,可以吗

“你有抓过老鹰吗?”我问他。

拍鸟几个月

他又接着往下翻页。

拍的不好,请大家指正

其中有很多奇异的鸟类,他给我看了双头鸟,货真价实的一个身子两个头的鸟。

1法国塞纳河上的海鸥2-3-4-5瑞士塞恩湖的天鹅,海鸥,野鸭子,鸳鸯,6阿尔卑斯西雪山的八哥。

“你怎么这么喜欢打鸟?”

这是我养的一只黄玉鸟,叫的不知道有多好听😊。它很通人性,每次我叫它的名字,也知道答应。见过它的人都十分喜欢😍。可惜被别的动物咬死吃了。我的照相技术不好,没能拍出它的神韵,但我仍然喜欢。这两张照片留着做个纪念。

他说话的时候还不忘抽出很多张双头鸟的细节照,它羽毛上覆盖像密集恐惧症里的斑点,另一个鸟头眼睛是纯白的眼球,像水煮鱼的白灰眼珠子一样,喙是半黏连在一起的,畸形的发育,但是它有脖子,还有转动,临死的时候还像肉鞭子一样甩个不停,甚是恶心。

问:有没有漂亮鸟儿的摄影作品分享?

我又问:“那你猎过保护鸟类吗?”

水雉、翠鸟、piti

“钓它们来干嘛?”我问。

笼中的鸽子和空中的喜鹊

最近又遇到那个奇怪的人,我告诉他说,我会把他的故事写出来,他说好。我问他想读吗?他说不想。他是为数不多不想读自己故事的人,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写的只是我眼中的他,并不是真正的他。我欣赏他的回答,果然是个奇葩。

图片 1

“我也是第一次见,之后也再也没见过,我们是在湖边打的,那时候海南松涛水库还没有被开发,进去超级困难,全都是荆棘和野草。我从野菠萝树上用气枪打它下来,走进看才发现它有两个头。”

《白鹭起舞生态美》2019.7.1拍于大渡口公园。摄影师:周永富

顿了一顿,他又反问我:“到现在都没有被真正科研发现的鸟类算不算?”

手机抓拍,不太容易。

“早就没有油炸麻雀吃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美味,麻雀的肉可香了,有时候还能抓到其他的鸟,像田埂里五颜六色的翠鸟,也统统丢到油锅里炸,翠鸟的肉也很香。”

广州市东山湖和烈士公园拍的红嘴蓝鹊和翠鸟

他仔细抽出那张照片,一只硕大的鸟,翅膀张开有接近两米长,两个鸟头垂死耷拉着,喙里留出鲜血。他说:“这只家伙有两个头,一个头是活的,另一个头是死的,就是纯属一个肉瘤一样的头,它会摆动,但是好像没有脑袋在里面,眼睛也是畸形发育的。如果你不是亲眼见到,你体会不到我当时那种复杂的心情,真的。”

(感谢朋友提供照片资料)。

“你是怎么抓到这么多麻雀的?”

“不知道啊,好像哪里都去过了,却没有一个具体的最远。”

他指着照片说:“这是在海南的一个少数民族村落里,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年代麻雀爆多,像是灾难一样,种稻谷下种的人最怕它们。”

他是一个鸟类爱好者,他爱鸟的方式和别人不同。一说到鸟类爱好者,有人总不自觉地联想到那些保护鸟类的学者。切切相反,他是捕鸟的爱好者。

“这些是别人用网抓的,抓回来拔毛剃肠肚,然后放油锅里炸。那户人家每天下午专营油炸麻雀生意的。”

“我们在船上,用鱼钩就能钓它们,钩子上钩上一块生肥肉,丢到海里,肥肉浮起来,这些海鸥就会去抢来吃,它们漫天都是,吃饵料的时候看都不看,抢到就往肚子里吞,然后飞得高高的,这时候你握着鱼竿就像放风筝一样,鱼线上牵着一只大大的海鸥。像钓鱼一样,先用力一拽,钩子勾住它的体内,它一慌就猛飞,接下来的一切过程就好像钓鱼一样了。”

“你的爱好真独特。”

他得意洋洋地问:“你知道老鹰怎么抓吗?”

“你绝对猜不到的。这是土方法,我们白天去掏猫头鹰的窝,抓瞎的猫头鹰,然后把它的腿绑上作诱饵,把猫头鹰丢在老鹰常出没的空地上,老鹰俯冲下来抓猫头鹰,猫头鹰的脚也很有力,它死死抓住老鹰,老鹰被缠住,我们就埋伏那里坐收渔翁之利。”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