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杭州

感悟杭州

关于杭州,我不求能够遍览她的湖光山色,因为无论不经意的漫步抑或踏破铁鞋,对她而言都是风光满园;我也不求能描摹她的万种风情,因为无论淡妆抑或浓抹,对她而言都是绝代的芳华;我也不求能追思她的源远流长,因为无论沧海桑田抑或白云苍狗,对她而言都只是悠悠的瞬间;我只希望能用我的眼睛看到的画面,耳朵听到的故事,心灵寻找到的体验,来表达一些难以忘怀的感受。

生命中,有一些无法把捉的人和事;生命中,也有一些无法忘记的人和事。时常在秋夜里,仰望星空,高阔的夜幕下,一只只耀眼的星星直视着我的眼睛,仿佛在叩问我的心灵。也时常在这个时候,思绪变得宁静,记忆变得清晰。然而,尤让人难以忘怀的是一首歌咏黄鹤楼的千古绝唱,它在我的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

每个人都有过自己的旅行,都会有自己关于旅行的一些感受,可是有多少人想过:其实人生就是一场生命的旅程呢?又该如何在这趟来之不易的生命旅程里如何行走呢?我在旅程中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和故事,也许他们的故事可以给以我们一些启示。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生活很独立,很自由,他们也许没有固定的职业,没有稳定的定居点,甚至没有安定的家园。他们的生活常态是不停的行走,一个背包就已经足够。在西湖畔我便遇见了这样一群人。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那是在西湖畔一家青年旅社,和同住屋檐下一位黑龙江的朋友聊天,他说了这样的一些故事。有一个西安的女孩,原先在南京一家报社做记者,拿着不菲的薪酬,好好干了几个月后。忽然有一天,她看到网上有打折很低的去桂林的机票,刚好手里也攒了点钱,那就去旅行吧。于是辞职,打好背包,登上飞机,潇洒地开始旅行。看遍了桂林山水,发现还有盘缠,就飞往马来西亚,去体验一下阳光海滩,中途还顺带逛了一下香港。前后行走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好了,钱花得差不多了,就在沿海城市找份工作,慢慢攒钱,留待下次旅行的开销。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还有一帮瑞士人,来中国已经将近大半年了,分别在北京、杭州、西安、拉萨、桂林住了各两三个月,每到一处,把周边玩遍以后,才徐徐启程到下一站,一是因为中国物价要比欧洲便宜得多,二是中国实在太大,不慢慢游玩,就不能看到许多景色。所以也不急着回去工作,盘缠还充足就多玩些。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听着这些故事,在旁人看来,他们的这种生命状态,也许有些不务正业,但是他们追寻的是什么呢?解开这个问题的答案之后,便不会有困惑了。我想,在这群人生命中,旅行的意义已经不是单纯的行走那么简单了,对他们来说,也许人生的意义就是在于不停的行走。他们都是不安分的人,他们不甘于命运的安排,他们要用自己的脚步来丈量生命的旅途,他们在用自己的眼睛寻找心灵的归宿。

翻翻《全唐诗》,崔颢留下的诗作并不多,然而这一首尤为闻名。而且由此敷衍出许多传说来。传说之一是诗仙李白登临黄鹤楼,诗兴大发,也想抒发心中感概,不想早有前人崔颢的名作在此,就此罢笔。可见,绝唱始终是绝唱!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并不多,崔颢因一首《黄鹤楼》而享此殊荣,可谓实至名归。这也许就是我无法忘记此诗的原因之一吧。

也许是盯着江南水乡乌篷船摇啊摇的某一刻,他们沉醉了;也许是在敦煌沙海石窟的某一尊佛像前,他们的心充满神圣;也许是在茫茫大草原遍地牛羊的高原上,他们迷恋着天边的白云;在这种时候,他们的心灵方能如凤凰般翱翔天宇,他们的精神方能得到涅槃般的升华,他们的生命方能得到浴火般的重生。试问,有什么能比用自己的脚步和眼睛,感知生命的真谛更可贵呢?也许这就是真正的旅行者追求的生命状态吧。

黄鹤楼位于湖北武汉武昌镇的蛇山之巅。身为一个湖北人,每次在开往武昌站的火车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在飞速的火车上隐隐地瞥见她的身影,然而至今没有登临,实为遗憾。不过听见登过此楼的人回应说现在的黄鹤楼竟然设有电梯,实在是倒人胃口。江南名楼之一的黄鹤楼不能因为昔人已去而作如此大胆夸张之笔吧?如此这般,还不如模糊朦胧的知晓黄鹤楼的模样为好,还不如借崔颢的《黄鹤楼》借以缅怀吧!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