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环西湖群山

一个人的环西湖群山

生平第三次来到杭州。第一次,散步环西湖一圈,四个小时,那时还没接触户外的我,体力透支到几乎崩溃;第二次,学乖了,骑公共自行车环湖,却遭遇了没还好车的丢车事件,心情愤懑到就要崩溃;第三次,自虐的环西湖群山,雨后的大雾天,九个小时的翻山越岭,三次走错路,又找不到人问询,饥寒疲累到濒临崩溃。2015年3月15日,在结束了前一天的徽杭古道穿行,经历了一下午和一晚上的大雨之后,清晨,我又一次在挣扎和纠结中出发了,开始了这无助又磨砺心性的环西湖群山之行。知晓这条线路也只是因为要配合完成徽杭古道穿行,让这个周末不会在走完古道之后无所事事才在网上查找看到的。但自从看到了这条线路之后,这个周末出行的期待和重心也完全交托给了它。感谢各路大侠的攻略和示意图,综合判定,这是条大约30公里长,需要上上下下,行走在山脊线、翻阅无数山头的线路,路况大部分为铺就的碎石路,零星几段需要进入密林穿行。从这几点看,环西湖群山的难度完全超越了徽杭古道。其一,距离长了一半;其二,古道是一上一下,只有蓝天凹一个不是顶峰的高地,环山却是上上下下,行走山巅;其三,古道线路简单成熟,几乎不会走错,环山却不时地进入密林、路过景区、穿行街市,道路交错很容易走岔。尽管已经掌握了不少的信息,也可以说是胸有成竹的上路,但旅途远远不会如预想的顺利。大雾,让人根本辨不清方向;雨后,山路湿滑险象频出;坏天气,山上人流寥寥无从问询。一天的行程,心境从匆忙,到忐忑,到慌乱,到镇定,最终变得平静。也许这就是我喜欢独自旅行的缘由吧,所有愚昧无知、所有狂妄自负、所有顽固执拗带来的后果,无从逃避,都要自己承受。旅行、旅心,修行、修身。徒步山野,最难找的往往就是进山的路,弄不好会耽误许多时间,为了防止出现找不到上山路的意外,在14日下午到达杭州后,就直接进了浙大玉泉校区寻找通往老和山的路了。环西湖群山,就是围绕着西湖一圈的大小山峰,路线一般从西湖北侧的老和山开始,向西到达北高峰,再向南抵达五云山,最后折向东到吴山广场结束。严格意义上讲,应该从西溪路上的老和云起牌坊上山就更完美了,遗憾的是我住在青芝坞,到老和云起太绕远了,反正我也不是处女座,就不纠结这么多了!经过前一天的探路,清晨7:00,顺利的穿过浙大玉泉校区老和山的进山小门,踏上了这场无知、自负、不堪回首的旅途。话说老天爷对我还真是照顾,半夜醒来时还听到窗外哗哗啦啦的雨声,清早起床就已经完全不下了。雨后的空气还是很清新的,伴着虫鸣鸟叫,走上老和山的登山台阶时内心欢愉,步履轻盈。刚进山不久,也就刚刚爬了百十来个台阶,一只小动物进入了我的视野。它像是一只大号的白公鸡,腿不算长,有着细细长长的尾巴,正低着头在林中觅食,抬腿、走路十分优雅。在杭州这样的大城市里也能见到这样我都不认识的野生动物,真是新鲜和兴奋呢。可是,我前方有那么多路要走,还是不打扰它了,远远的拿手机拍了照片,让它继续悠闲的美餐吧!老和山的登山台阶上每100个都会有标记,上到坡顶山脊线,700多级台阶,不算多,却也已经让身体暖和起来了。山上的路还是比较好走的,几乎都是碎石子路,有一些老人在山上晨练,但并不算多。我顺着石板路向西,每遇到山包就会有分岔路,一条会沿着山腰绕行,一条则通往山顶,但最终总要汇合起来。我当然选择登顶那条了,就算是一些山顶之间没有路的无名的小山包,我也会顺着石头攀爬而上。随着日渐攀高,雨水升腾成雾气,能见度也就二十米左右,就是站在了山顶,周围都是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在氤氲雾气中穿行,每当遇到岔路时都要停下来比对攻略确定位置,速度根本快不起来。如此这般的经过将军山、美女山、灵峰山,到达端云听松时,不禁感慨,这样的天气,连松树都快要看不到了,只有鸟叫声不绝于耳,干脆叫端云听鸟更为贴切一些。沿着碎石路,一路走走停停,偶尔遇到一两个晨练的,就赶紧上前询问确定方位。08:15,抵达了北高峰。据说北高峰的风景是很秀美的,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西湖,很多旅游团也喜欢带游客到此登顶。可惜呀,今天北高峰上除了白茫茫还是白茫茫,甚至通往峰顶的一条路都被紧锁的大门隔挡开来,攻略上提到的在此会遇上大量的人流我也完全没有体验到,只有四五个零散的晨练者经过。北高峰下来,是美人峰,过了美人峰,挂着水滴的蛛丝就时常横档在路上了。这说明,我是今天来这里的第一个人,也意味着我只能依据自己的判断来选择前方的道路了。对于确定前进的道路,我是首先会寻找攻略中看到的关键路标,比如亭子、指示牌之类,其次看景区内的导游图,在无法通过前两项来定位时,就只有根据道路上以前驴友留下的标记前行了。到发现走错了的时候,再通过网速慢的要死的手机地图定位,比对手机下载的模糊的要死的“西湖登山图”来确定位置找寻方向了。也正是太过依靠现地的标记,才在登顶了天门山之后绕了一个大弯才回到正道上。在前半程的山路上由于走的是碎石路,也有“杭州100公里越野挑战赛”留下标记,还没有出过差错。在登顶天门山前的山野小路上我也是跟着不时看见的地上插着的小旗子才不至于迷茫。可就是在09:55登顶了天门山之后,我看到了一条岔路,小旗子、绿色油漆涂痕和“HZ100”的标记全都指向了更窄的一条,我呢,也毫不犹豫的跟上了它们指引的路。刚上这条路时,我心里是有过小小疑惑的,因为的确窄的不像经常有人走一样,我的裤子、衣服全被两边的高草、树叶上的雨水打湿透了。可是在大雾和密林中也看不清山势,看不到山下的村庄,就只有跟着它们走了,至少我知道这是有人走过,可以走出去的路。所以,仅有的疑惑也只是一闪而过。在翻越天门山的密林里,看到了不少小动物的蹄印,很清晰、也很新鲜,下过雨的山坡湿滑,还有不少地方留有它们蹄子打滑的印记。这会是什么动物呢?它应该个头不高,因为1米高左右横挡在道路上的蛛丝还是完好的;它应该会刨或者会拱,路边很多泥土也有翻拱过的痕迹。野猪?獐子?亦或是别的我不知道的动物?真的很好奇,对于被城市环抱着的山林,还能保持这么好的生态系统,实感难得。10:40,从天门山下来,按攻略应该是到半山腰的十里郎当岭上,而我却直接下撤到了公路上。迷茫、愤懑,完全不知道哪儿是哪儿,右边是一隧道,左边不远好像是大片的农家乐,我勒个去,别发呆了,到村里问路吧。远远的看到村口的牌子-梅家坞。赶紧翻出手机上的“西湖登山图”,在十里郎当岭附近只看到了上天竺、龙井村之类的地名完全不知道梅家坞在哪儿啊!找客家问十里郎当岭怎么走,心想,既然走错了,那就再爬上十里郎当岭,到上面应该能找到该走的路。一问,十里郎当岭的牌坊就在前方200米的位置,让我更是深感奇怪,完全搭不着边的感觉。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上去再看吧。从十里郎当的牌坊拾级而上,两边是大片的龙井茶园很是漂亮,在我看攻略的印象里,也应该是这番景象。然而当我以为马上可以回归正途时,却发现身边不再有茶园,反而走进了密林里。再次的迷茫了,干脆坐下来再确定下位置的好。这次才终于在登山图的文碧峰后面看到了非常模糊的梅家坞三个字,在图上找到位置后心也终于平静一些了,庆幸着没有走到上天竺那边,否则就绕大了。继续往上走吧,应该上面就是文碧峰,过了文碧峰也应该能回归正路了。果然,走了不到100米,就看到了路边上“万林背山”的导游示意图牌子,看到了“三分叉”这个地图和攻略上熟悉的名字,走到那里就能上正路了!11:10,三分叉。回归正路后,心情也轻松了,一路走,一路欣赏着两边的茶园,走进了万林背山。在万林背山到真迹寺的路上,见识到了一位真正的跑山者。老外,一身紧身跑步服,头戴棒球帽,身型瘦高,冲我迎面跑来。我非常敬佩的朝他竖起了大拇指,他也在与我擦肩的一瞬扬起了左手。雨后,碎石路是最湿滑的,他每一脚都要在眼睛的观察后,迅速通过大脑判断选择出落脚的石头,以及踩在石头上位置。这样的判断力和脚踝的支撑力,绝非一般,而且这都要建立在保持一定的奔跑速度上。真是见到高手了!11:40,真迹寺。遇到了一队上行的团队,他们是从九溪上来的。看景区导游图,和地上“HZ100”的指示,除了往九溪,就没有其他路通向山下的马路了,于是又是毫不犹豫的顺着台阶快速下山。当12:10抵达九溪,来到公路上之后,才发现又一次的走错了,山上应该还有条野路是直接通往林海亭的。但这次走错还好,并没有绕太远,问了村民得知十几分钟就可以顺着马路到林海亭了,而且九溪下山的景色也非常不错,龙井茶园随着山势一行行延展开去,引得很多游客也竞相下到茶园中留影拍照。为了防止再次走错,又认真的看了几遍攻略上关于寻找马鞍山上山道路的讲解,说要留意路边树木、石头上前人留下的箭头方向。就在这时,我又看到了“HZ100”的标示,以及几个各种颜色箭头的方向,一致指向了通往小山坳里的路。又是一段上山的台阶,13:00来到了山坳处的岔路,往左和往右都是上坡的,感觉往左走是走回去了,于是选择了往右走。上山的时候,遇到了一队驴友,赶忙上去问领队往马鞍山怎么走,谁知那个领队也是个水货,只知道自己是从头龙头上下来的,并不知道什么马鞍山,哎,只能靠自己了。打开登山图,回想他说是从头龙头上下来的,那反方向才应该是马鞍山啊。嗯,还是返回吧,幸好没走远。可是过了路口顺着山坡走了一分钟,整条路就变成了下坡,让我更为奇怪了,难不成这条是下山的?又会回到九溪的那条路上?还是跟着感觉走,再返回去吧,于是这样来回折腾两次后,还是上了去往头龙头山的路,也的确在十几分钟后路边的一块导游图上得到了印证。有导游图的位置是大华山的山顶,位于马鞍山和头龙头山之间,其实若不是大雾,应该远远就能看得到山势,就会知道该走哪边,可偏偏就是这样的雾,一直在折磨着我的心理,考验着我的意志。此时,距离早上出发已经6个小时过去了,而我还没有真正的吃上午饭,身体疲惫,精神也被来回的走错路打击、摧毁。真恨不得下到山下就打个车找旅馆洗澡休息算了。真的不愿意再走回头路了,而且绕回去也真的很远,疲累已经让我不想再来回折腾了。正确的线路应该是沿着马鞍山,到达虎跑后山的贵人阁,再从虎跑景区内穿出。而大华山上的这块导游图上,有人用利器在头龙头山和虎跑之间划出一条直线,说明那边是有路可以直接下到虎跑的,索性我也不纠结什么正确的线路了,能取捷径下到虎跑,是那时唯一可以安抚我濒临崩溃精神的解药了。可是这条小路也不好找,只在头龙头的山顶处发现了一条好像在天门山上走过的那条让我绕了大远的小路,不敢轻易走入,还是沿着石板路向下再找找看吧。向下走了不多远,遇到了一组正在进行山地车速降比赛的小伙子,这样的山坡上玩儿速降,绝对比跑山还要刺激啊!可是那时我完全没有心情停留,找了熟悉这片山的一个大哥问询,他给出的去虎跑的路线,要么从这里下去到六和塔再延公里绕过去,要么回头走那条经过马鞍山的正确道路。呵呵,要真走上这两条路,我绝对会崩溃的。还是相信自己吧,就走山顶发现的那条小路好了,午后时分雾气已经散去许多,从那个方向下去应该是虎跑的方向。于是,我又一次的进入了密林之中,这次是完全没有路标的,只能顺着依稀的小路印迹向下走了。在山林中穿行了10分钟左右,从一片茶场中穿出。看看门口的标识,是马儿山龙井茶园保护区。这里又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条是上山的小道,应该可以上到虎跑后山的贵人阁,另一条则是沿着山沟出去的柏油路,出去后向左走就应该是虎跑的正门了。天开始下雨,我的意志也早已被来回的想、找路消磨殆尽。自然的,选择了后者,沿大路走出这片烦人的山区吧。14:00,打着伞,晃晃悠悠的走到了虎跑的正门。看看表,虽然身体疲惫,但距离晚上八点钟离开的火车时间来说还是太早了,继续,能走到哪里算哪里吧。一路问,一路看攻略,14:20,找到了上玉皇山必须经过的得意亭。在路上已经7个小时了,只是边走边吃了一包康师傅3+2饼干,两个小小的牛角包和四五块牛轧糖,只在十里郎当岭上坐下了一次也就三五分钟。在几乎没有休息,没有好好补充能量的情况下还要爬升,真是欲哭无泪啊,谁让自己非要坚持,自作自受吧。翻越玉皇山的路虽然依旧没有休息,但步履沉重,行进缓慢。玉皇山是一座佛教的山吧,好多香客来此进香。山顶的小平台上人满为患,我也就没有跟他们拥挤,14:40,沿着盘山路从另一边下山了。在玉皇山上我也遇到了一件让我心情迅速转好的好玩儿的事。上玉皇山是要买票的,票价十元。当我来到半山腰的售票亭时,售票亭里的大爷看了看我,问,你是经常来吧,看你很眼熟。在我准备掏钱时,看到价目表上有XX证免费的字样,我就当做回答似的问了一句。结果,大爷连证件都没有看我的,便放行了。哈哈,我的面相还是不错滴嘛!15:00,从玉皇山下到慈云宫的门口。好像是一家道教的寺庙,没有进去。依旧沿着“HZ100”的标示从殿堂的北侧,顺山而上了。前面等待我的是将台山和凤凰山。就在将台山的半山腰处,“HZ100”的指标没有沿着石阶向上,而是指向了山腰的一条土路。走烦了台阶的我,在这里还是选择跟着“HZ100”线路走下去,反正前面几次已经被他带绕远了,现在距吴山广场也没有多少路了,再绕绕远也无所谓了吧。也正是这次选择,带我绕过了将台山、凤凰山的山顶,从半山腰处取捷径直接杀到了万松书院,省去了不少上上下下的繁琐。15:40,云居山。走上了宽敞的大理石路面,来到浙江革命烈士纪念碑前,雨开始下大了。撑起伞,在烈士群像前短暂的驻足,沿着“HZ100”的箭标继续向前。15:55,到达城隍阁。16:03,抵达了此行的终点,吴山广场,此时的大雨依旧。经历了9个小时的行走,经历了走错路的愤懑,经历了无论怎样困难还得依靠自己的心态起伏,抵达终点时,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了。原本泥泞的裤腿、鞋子,被大雨冲刷干净,而心里原本的焦躁仿佛也被这雨水一并带走了一样。出行两天,一直担心的雨水,却在旅途的最后时刻带给了我平和、安宁,也教会了我坦然面对一切。环西湖群山徒步的行程圆满完成,走错的路,带我看到了梅家坞和九溪美丽的茶园,带我见识了头龙头山地车速降的狂野,更带给我一段难得的心路修行之旅。不知道等我第四次来杭州的时候又会有怎么样的崩溃?会是“HZ100”吗……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