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今生

平淡今生

想象已经枯竭

卡夫卡说:”Er wird erst einen Tag nach seiner Ankunft kommen,er wird
nicht am letzten Tag kommen ,sondern am
allerletzen.”(弥塞亚并没在他预定到达之日到来,而是在第二天才来,不是在最后一天来而是在最最后的那天到来。)卡夫卡这位用小说和预言陈述着至为深奥的神学思想的先知,这个最伟大的匿名的神学家想说什么昵?预定之后还有预定吗?最后之后还有最后吗?如果预定之后,最后之后的时间无限地滞延会怎么样昵?假如最后之后的最后,终末迟迟无法到达,又将如何?期待的张力是否会随时间的延迟而消耗殆尽昵?一种完美的末世论该如何表达?保罗说:”弟兄们,我对你们说,时间减少了。”(What
I mean,brothers,is that the time is
short.){哥林多前书7:29}按照保罗的意思,创世的时间尽管依旧在延续着,但弥塞亚的降临已经把时间改变了’,时间减少了,虽然时间仍然还是那个时间。弥塞亚的降临意味着救世的完成,毫无疑问,救赎已经完成了。这样说来,卡夫卡的最后之后的最后,预定之后的预定是否只对我们这些未获救赎的人而说的昵?我们这些未得救赎者虽然还活在救赎已经完成之后剩余的时间中,但我们浑然不知道世界早已终结了。我们只是活在由终结所产生一种空间化的时间中。我们居于这种减少了的时间中但我们无法经验到时间。我们丧失了到达终点的可能性。我们错过了末班车。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死了,但我们却无法经验到我们的死亡。

像是垂死挣扎的病中人

无力且垂低着头

与世不再起争执

如同我生命中最后的一口游气

做着已经废黜的努力

向天发出最后的一声长啸。

声音是如此洪亮

而我竟一点也无法听见

因我的思想已经被抽空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