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犯法

我不犯法

从乳袖小孩步入学堂

人的潜意识确实玄妙。比如一个快十年没有见过面的人,会在某一午后突然闯进你的白日梦里。

从一年级到五年级

小笨儿,一提起他,最先想到的总是和他打架的事。

又从初一到初三

我和他的第一次交锋,是在上育红班的时候。那年,我上育红班,他在一年级。结果是我全胜,他被我按倒在地上,太阳穴被狠狠地踢了一脚。回家我给爸爸讲了这件事,然后他俩给了我一套完美娴熟的男女混合双打,并对我进行了严肃的思想教育。总结下来有两点,第一是打人不能打死穴,什么是死穴,太阳穴就是死穴,打不好容易死人(是不是应该说打得好才会死人);第二点是不许和小笨儿打架,为什么不能和小笨儿打架,因为小笨儿“杀人不犯法”。那晚,懵懂的我被告知这世界上存在着一类人,他们因为先天智力或是精神方面的缺陷而被赋予了杀人不偿命的特权(显然我爸妈也不是很了解相关法律)。

我没动武、亦没犯法

小笨儿是那类人,因为什么呢,因为他父母是近亲结婚,所以他有先天性的狂躁症,同时智力发育上也有问题。小笨儿长得很像他母亲,一张防毒面具似的脸。他的脑袋无时不刻不在抖,左摇右摆,好像始终否定着什么。还有,他是个外斜视,两个眼珠儿往外翻着长,看人总得斜着个眼儿。

看到警察欣喜又敬畏

之后的很久一段时间我都没再和他接触过,直到我和他分到了一个班。其实我上育红班时,他并不应该在一年级,不过学校觉得他的智力发育跟不上学业,于是只能让他一届一届的呆在一年级。可说起来也是奇怪,我们升二年级时,不知道学校又是怎么想的,他们决定不让他继续留级了,所以他就跟着我们,一直跟到五年级,五年级时他自己单方面退学了。你可能要问我,问我为什么小笨儿不去上特殊学校。为什么?首先是因为他家穷,上不起,而且特殊学校在区里,交通也不方便。再有,听人说过,是因为他爸觉得丢人。那他爸妈是因为爱情在一起的吗?得了吧,我哪里能知道这么多呢。

我不犯法

成为同学以后我们开始和小笨儿一起玩。然后我们发现,他不洗澡,不刷牙,没钱买零食,没钱买玩具,所以我们都瞧不起他。不过他“杀人不犯法”,于是我们又很怕他。按理说,这样一个人,没人会愿意和他玩在一起,不过幸好小笨儿还是个傻子。

不代表我不革命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把糖放到嘴里含过以后重新放进包装里,然后给小笨儿吃。他吃我们就笑,我们笑他也跟着笑,他笑我们就更加放肆。于是我们把含过的糖往地上蹭,蹭过以后给他吃,他吃了,我们也笑得更厉害了。那天“玩”儿的很开心,为小笨儿和我们在一起玩儿这件事提供了一个“范本”。

这就是新生代的热血

小笨儿的“小弟弟”也很大,毕竟他比我们年长很多。有一段时间,几乎每节课下课后,我们都要去厕所为小笨儿“测量”生殖器。很恶心,可那时候没人觉得。再后来,玩腻了,我们就又撺掇他去闯女厕所。他进去了,带着我们的猜测进去的。不过这事最终败露了,参与者都被罚了站,之后也就没人再这么玩儿了。

监狱里进进出出

我一直都觉得我们几个男生该对小笨儿欺负女生这件事负责。要不是我们总去挑弄他的生殖器官,还怂恿他进女厕所,他也许不会这么暴露自己的兽性。并且,我还见过有人怂恿他去搂抱女生,而其他人不但不阻止,还在旁边捧腹大笑,我也笑过。

有觉悟的到了年限

最不可饶恕的一次,我是听说的,小笨儿给我们班的一个女生脱光了。至于事件始末,没人和我说过,这该是对那位女生的保护吧,恩,也许吧。

有犯法的受到报应

最滑稽的一次,我是见证人,班里两位女生因为受不了小笨儿的骚扰而提出要和他单挑。不过她们俩人怕吃亏(当然会吃亏),所以叫我去做裁判。于是那天放学后我没回家,而是在一个破落工地里,坐在墙跺上,看他们打架。我事先和小笨儿说,因为她俩是女生,所以他不能动手打脸,不能袭胸,更不能动脚(这叫什么单挑),否则我就要出手制止他,情节严重还会和他打上有一架(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打不过他了)。结果注定是小笨儿被打。因为作为裁判的我一直在旁边看着小笨儿。他一边护着脸,一边对我低吼“老子忍不住了,老子忍不住了”,我忍着笑,严肃地警告他不许还手。女生们抽完最后一个耳光后就离开了,我负责拦着小笨儿,防止他追上去报复。最后工地里只剩下我和他,我开始害怕了,害怕他要和我打一架,或者直接在地上捡起一块砖头给我开瓢,毕竟他是个“杀人不犯法”的人。幸好他没有。

和平年代

不过那天之后我总会做一个噩梦,会梦见被一个手拿砖头的人追杀,逃跑的同时还要不停地躲避身后飞来的砖头,无尽无止。

唱一首国歌,起敬

听说小笨儿结婚了,眼睛也治好了。好像还成了一名保安,这我不清楚。因为自从小笨儿的爸爸养鸭子赚到钱之后,村子里关于他的传言越来越少,而我小学毕业以后也再没见过他了。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