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心跳加速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当我心跳加速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把你的影子寄入前方我正轻轻的走来总是不停的想起你美人在我身旁是如此的芬芳一刻也不能终止在我心脏上有个你盛开了花香美丽的姑娘为何不能把我放入坚强这样心跳的气息比你的貌美还要悠扬来为我心跳填满你热情的芬芳带我飞翔心脏鼓舞着前方总在地久天长

当所有的反变成了正,那真相就不再是真相。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什么时候会心跳加速?

让我想想。回忆这样的瞬间并不困难,因为它总是让人记忆犹新。何况一个人一生中心跳加速的次数总是屈指可数。

当我把“心跳”作为标记的时候,我很轻易的发现了那些在我人生长河中有同样感觉的瞬间。

第一次触碰到异性的手臂,那是一个夏天,我们裸露的胳膊放在彼此的课桌,胳膊肘轻轻的碰在一起,那是她的无意,也是我的无意,于是两个无意,负负得正,变成了心照不宣的有意。

我们目视前方,若无其事,其实心里早就乱作一团,没有人先移开,以为分开便是永别。

我的心“咚咚”的跳着,那代表我脑子里并不纯洁。那是我第一次对女人有了性的冲动,但我不能更进一步,否则就是公然猥亵。

(心跳是天性和道德的对决,从那时候我就知道,这世界是黑白颠倒的,道德才是“反人性”,而不是邪恶。这世界所有的观念不过是三人成虎的“欺骗”,当所有的反被说成正,那真相就不再是真相。正如眼睛看世界万物都要倒转,于是上下永久颠倒。ps:我知道这段话会被断章取义的诟病,但只要你辩证的去看就知道它其实挺正能量的。)

第一次牵手,我的心脏几乎呼之欲出,它狂跳不止,吵闹着要从我的嗓子眼蹦出来,所以我咬紧牙关让它回到胸口。

第一次亲吻,紧张的似乎在犯罪,牙齿变成了舌头不敢逾越的38线。

我们面对面抱着,身体紧密的贴合,心脏彼此交错。似乎害怕剧烈的跳动伤害对方,所以女性长了乳房。

我无视她的心跳,正如她也谅解我的窘迫。

第一次做爱,我的心脏击打着身体,让我不受控制的浑身颤抖,我哆嗦着脱下裤子,胡言乱语的说着荷尔蒙情话,我试图在她身体上找到一个排泄的缺口,但心脏的扰乱让我力不从心,把一切浪漫都变成了笑柄。

当我笨拙的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我们心灵交合。我们的心跳有一瞬间产生了共鸣,仿佛融为一体,那让我觉得自己无比强大,就好像自己的灵魂忽然从残缺变得完满,那种饱和的幸福感填充着我的心脏,让每一次跳动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快感。

第一次打架,我的心脏变成了一个抽水泵,不停的把全身的血液都抽进去再从另一头排出来,血液在加速流动中升温,让我浑身燥热。于是我挥舞拳头,让鲜血从身体里流出来,在空气里冷却。

第一次写出好看的句子,我激动的望着笔记本发呆,被自己营造的浪漫氛围感动的热泪盈眶。

第一次听到好的音乐,我的心脏跟着节拍翩翩起舞。

第一次遇见死亡,我的心脏猛的收缩。

第一次受伤,第一次碰到危险,第一次面对失败,第一次和朋友闹掰……

我平时并感觉不到心脏的存在,它只是安静的在我胸膛里待着,直到我遇到所有我人生中重要的时刻时,它才会欢天喜地的敲锣打鼓起来。

它见证了我的喜怒哀乐,记录了所有美妙或难过的瞬间。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心脏越来越挑剔,它变得不为所动,变得不近人情。在所有理应兴奋的瞬间,它选择了无动于衷。

我已经许久没有心跳的感觉。

性感妩媚的女人无法再让我目光留恋,遥不可及的目标也无法激励我勇往直前,那些初见都不再新鲜,甚至重低音的DJ和全裸的画面都无法让我心生歹念。

它已经漠视人间许多年,就像进入了老年,亦或者它已死去,每一次跳动不过是回光返照。

于是我学会了表演,让脸来代替心脏,浮夸的证明我多纯洁,还如当年一般热血。

罗曼.罗兰说,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已经死去,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

在说出梦想那一刻被人嘲笑时,在表白失败时,在事业一去不复返时,在无数个跌倒爬起最终认命时,我们就已经死去。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