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初埃及旅行札记兼最新攻略(二)

2007年初埃及旅行札记兼最新攻略(二)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1月30日~31日:从阿斯旺到阿布辛贝神庙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阿斯旺

当清晨来临时,发现火车仍在行驶,不过车窗外多是黄色的沙漠风光,只有不远处蓝色的尼罗河在静静地流淌。常听网友说埃及的火车总是晚点,结果也让我赶上了,火车走走停停,到10:30才到阿斯旺站,走出火车站向左转沿尼罗河畔的Cornich大街,步行近20多分钟,来到网友大力推荐的Hathor
Hotel住下。该旅馆房间不大,带卫浴,设施很陈旧,双人房55
L.E.,包含早餐;但位置极佳,正对尼罗河,从房间的窗户向外望去,可看见在黄色的沙漠的映衬下,白帆点点缀的尼罗河如蓝色飘带在眼前流淌而过,风景美极了。Hathor
Hotel旁边还有一家El-Salam
Hotel,价格稍高,两家有点竞争关系。入住旅馆后,马上在旅馆前台报了个第二天的阿布辛贝神庙团(还包括菲莱神庙、阿斯旺高坝和未完成的方尖碑),每人55
L.E.。又请旅馆老板安排了一个两小时的Felucca行程(每小时10
L.E.,)。乘着鼓起白帆的小船,悠闲地在碧波荡漾的尼罗河泛舟感觉好极了,驾船的努比亚人幽默可爱,不时地与我们开着玩笑,简直是个活宝。在行程中我还登上了尼罗河中的象岛(Elephantine
Island)和基奇纳岛(Kitchener’s
Island),象岛较大,但非常的脏乱,岛上有个努比亚村庄,商业化非常严重,如果参观的话可要倍受骚扰。基奇纳岛就是个植物园,学生证门票10
L.E.。

阿斯旺大坝

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从Felucca下来上岸后,按旅馆老板的推荐先去著名的Masry餐馆吃饭,该餐馆在阿斯旺的市场旁。进入餐馆后发现价格有点贵,还要服务费和税,显然是为外国人准备的地方。于是到了Masry对面的一个本地小餐馆,发现这里的价格很合理,炖牛肉套餐和考夫特套餐为10
L.E.,尼罗河煎鱼套餐为14
L.E.,都包含米饭、汤和埃及式色拉,面饼管够,且没有各种税费。菜的味道非常好,我在这家餐馆连吃了两天。

菲莱神庙

因为第二天要起大早去阿布辛贝神庙,因此,晚上没有安排任何活动,一早就睡了。第二天清晨,旅馆电话的Morning
Call将我从睡梦中唤醒,匆忙起床、洗漱并拿上旅馆给打包的早餐,此时散客团的中巴已经在旅馆外等候了。阿布辛贝神庙在阿斯旺以南280公里靠近苏丹边界的沙漠深处,汽车要行驶4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这条沙漠公路是近年来修通的,此前还只能靠飞机才能去成。我们的汽车在凌晨4点整在阿斯旺通往沙漠的公路旁集合,由警车武装“押送”下一齐出发了,一路还能够看到壮观沙漠日出。约早上8点多,汽车达到阿布辛贝神庙,司机给了1小时40分钟的参观时间,足够了。终于见到了闻名于世的阿布辛贝神庙,这座于3300年前挖掘山崖而建的神庙,因为建设阿斯旺高坝为避免水淹而于1972年搬迁上来。现在可以明显看到山体由切割的石块拼接而成的印迹,但仍不失其宏伟的造型,在如此沙漠深处建造这座登峰造极的神庙,不可不说是古埃及的一个奇迹。现在阿布辛贝神庙的门票为80
L.E.,学生证的票价也要43.5
L.E.,在整个埃及算是最贵的景点了,不过也是除吉萨金字塔外,最值得参观的地方。走到寺前,首先看见的就是那四座巨大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型座像,人站在这四座石像前显得格外的渺小。但是其中一座石像自肩部以上部分已经断落在地上,另外三座还算完好,能够清晰地一睹这位最伟大的埃及法老的尊容。据说当大风刮起,右边第一座拉美西斯二世巨像会发出各种各样的叫声,神奇极了,不过我去的那天风和日丽,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努比亚村

进入阿布辛贝神庙的大门进入眼帘的是八根巨大的拉美西斯二世人型立柱,看样子这位新王国时期的法老是个极度的自恋狂,到处都有他巨大的身影。神庙内墙上刻着这位法老争战的浮雕壁画,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右手执砍刀、左手抓住一群战俘头发作砍杀状的浮雕,彰显这位古埃及最伟大法老的丰功伟绩;此外,壁画还描绘了法老与各位神祇的故事,多数是拉姆西斯二世接受神的祝福和向神献礼表示报答的壁画。由于时间久远,壁画表面的磨损比较严重,但是画面依然栩栩如生,色彩有些褪掉了,可是仍然可以感受到当年五彩壁画的精美。神庙比较黑暗,其最深处安放着拉美西斯巨象二世、太阳神阿蒙拉、与鹰神结合的太阳神哈拉赫蒂和创造之神普塔哈四座石雕塑像上,不过损毁有些严重。阿布辛贝神庙的最神秘之处,就是古埃及人利用地球在不同时间段公转和自转轨道的差异,造成太阳光直射角的差异,将建筑学与天文学和数学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使得日出的第一缕阳光仅在每年拉美西斯二世的出生日和登基日才能照射进神庙50米深处的底部,在其它日子神庙内始终保持黑暗。这种精密的设计还使“神光”仅照射在拉美西斯二世巨象、阿蒙拉和哈拉赫蒂石像上,却不惠顾冥界之神普塔哈,这简直是世界建筑史上的颠峰之作。然而,在1972搬迁阿布辛贝神庙时,由于计算出现误差,导致神光出现的时间晚了一天。通过大型计算机获得的数据竟然还不如3300年前古埃及人的结果精确,这简直是对当代科学技术水平的一大讽刺。记得曾经读到过《世界知识》杂志的一篇文章,作者叙述了在寒冷的沙漠冬夜里,人们静静地坐在阿布辛贝神庙外,等候那神秘之光突然射入神庙时的情景,对于亲眼目睹这一超自然奇迹时那种奇妙感受的描述始终萦绕在我心中。现在虽然亲身来到此却无缘见到神光,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在阿布辛贝神庙右侧还有一座为拉美西斯二世的爱妃尼菲尔塔丽而修建的神庙,规模当然比拉美西斯二世本人的神庙要小很多了。在这座神庙中,不论是从塑像和壁画都能够看到尼菲尔塔丽美丽的身影和面容,其中壁画的内容大多是尼菲尔塔丽与专司欢乐和爱情的哈特尔女神互动的情景,保存比大神庙还要完好,特别是有些壁画还保持着淡淡的颜色。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