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轮一”工农兵19号“运兵船

客轮一”工农兵19号“运兵船

从未出过远门,是大山阻隔了我们,站在海堤上,是老师的带队,海风推着浪花,运处帆星点点,岛礁成海市蜃楼,海一那里是边呀。当人生第一次出远门,看什么都是美好新鲜,当人生第一次踏上”工农兵19”号运兵船,心想大客轮就是属于大海,有人说大客轮除了大,还有几层高,我好奇的从上数到下,与家乡的高楼相比,家乡的高楼找不到,无法比较。水下有三层,足球场宽阔,仰望轮顶,门窗似蜂窝煤摆布,帽子差点与大海亲吻。站在船头,体验剩风破浪,浪高船高,巨人宽阔的肩膀,稳稳当当。站在船尾,船尾把浪拉高,拉唱海风,拉出深深的沟道,群鸥飞跃,上窜下跳,寻找浪边的鱼虾,我很想伸手去握,又怕打扰它的生活。四周一片白茫茫,疑是铁锅倒扣下的运航,几天几夜孤独下的航行,只有与蓝海拥抱。离家海岸已是很远很远,是否过了东海黄海,是否过了长江黄河的门前,从日出到日落,日出总是那么圆,日落也不欠缺,从白天到黑夜,从黑夜到白天,阳光月亮星星总是那么艳。不知过了多少天,好奇慢慢在消失,时光总是在轮回。一晃过去几十年,客轮是否已退出?人生就这么一小段,记住的却是一辈,往事记忆不灭,干净普通的餐厅,晚餐的那一顿红烧肉,香味总是缭绕在脑海里。2016年.3.21草原之舟稿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